• 我們的青春珍貴如金,白天工作,晚上消遣,虎咽速食,牛飲咖啡,計算著生命認知能力的年輪,又窄又密的同心圓。那細緻淡雅下午茶,留給遲暮老人牙。 黃昏時看夕陽,回味的卻是少年時光。人也是反芻動物,我們如今虎咽牛飲也是為了老年的咀嚼。但是,我並不願青春吃的太多而老時無法再去經歷,不願只是在躺椅上搖扇眯著眼回憶,不願我的反芻來的那麼晚。我要抽出玩味的空擋來品位細緻淡雅,我要把白天留給太陽,晚上留給月亮和星星,而不是燈光和霓虹。 誰說青春就一定要如夏花之絢爛,暮年便要似秋葉之靜美。人之所以比其他生腦部發展物幸運,在於他們可以選擇。人生路沒有軌道,喜歡什麼便去做。可以是為之奮鬥一生的夢想;可以是想去看大海親吻鯊魚;也或許只是想停下來,抬頭看看天空…… 這個世界有很多路,給我們提供方便之餘,也限制了我們的自由。鐵路、公路、大街小巷、索橋母乳 研究棧道,這些路都無可厚非。讓人恐懼的是人生路,各種各樣的人生好像已被分門別類的列好,你要走的永遠是被安排好的路。你可以隨意選擇,可你的每一個選擇都已被安排。我們能做的好像也只有稍稍裝飾一下這條路,以彰顯我們的與眾不同。可是,又能有什麼不同? 魯迅先生曾說過“世上本無路,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。”,我喜歡這句話,因為它讓我把所有的路看成腳印,如果你為了到達某個地方或達到某個目標,那你沿著腳印走,會比較好走;如果你為了周圍的風景,那你可以把腳印當成風景的一部分,隨心所欲地走在這世上,不用非要沿著腳印,更無需故意避開腳印。我想孔子所說的“七十而隨心所欲”便是如此吧!年到七十,沒有工作學習的壓力,也無需長輩上司來制約。可是人到七十古來稀,槁木之年還能做些什麼呢?固然隨心,卻未必所欲。我們要做的便是淡化年齡對我們的制約,夏花可以空穀幽蘭之靜雅,秋葉也能落木蕭蕭之繽紛。 我不要看什麼路上的風景,因為我的整個世界都是風景。


    votre commentaire